登录 - 注册 - TAG标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济南网 -- 生态泉城,同心同行

广告位 728*90
广告位 1200*90
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 >

“神药”的命为啥这么硬?

时间:2018-09-24 15:19|来源:互联网|编辑:泉城|点击:
摘要:“神药”的命为啥这么硬? -新闻频道-和讯网

  年届40的谭秦东只身离开广州,北漂治病求学。

  2018年1月,他因发文质疑鸿茅药酒安全性,将之称为“毒药”而遭跨省抓捕,从而引发了全国舆论关注的鸿茅药酒事件。

  如今,事件中谭秦东的对立面——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600511,股吧)有限公司(下称“鸿茅国药”)打起悲情牌。自8月底,新华社主管主办的《经济参考报》发表《风波之后访鸿茅》起,陆续有多家媒体报道:

  风波过后,鸿茅药酒销量大跌,职工生计受到影响,凉城的财政收入和消费水平都蒙上阴影。

  与此同时,鸿茅药酒的广告陆续在多家地方卫视复播,鸿茅药酒撑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在上述一些媒体报道中,鸿茅药酒在零售终端的销量已经从最低谷的20%回升到35%左右。

  自去年底以来,多个具有医学背景的自媒体,引爆多起揭批“神药”的舆论事件,波及到鸿茅药酒、阿胶、莎普爱思(603168,股吧)、匹多莫德等药品。

  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在16.6万个国产药品批准文号中,尚有大量类似品种藏身,或者正在闷声发财,或者还未出名,等待运营高手的包装,成为新的“神药”。

  绝大多数“神药”的源头,都可追溯至2006年之前中国过低的药品审评标准。这是中国“神药”无可回避的原罪。

  在药品监管标准和水平不断提高的大背景下,将疗效不确切的“神药”淘汰出局,已是大势所趋。然而,这一清理工程涉及到制药产业发展、部门利益、社会就业等多方面问题,加之药品监管能力和水平的局限,必然道阻且长。

(将疗效不确切的“神药”淘汰出局,已是大势所趋。图/视觉中国)

 

(将疗效不确切的“神药”淘汰出局,已是大势所趋。图/视觉中国)

  民间围剿运动

  “史无前例。”中国中药协会中药保护与创新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李林如此评价舆论近期对“神药”的集体声讨。

  2017年最后一个月,先是丁香医生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掀开本轮围剿“神药运动”的序幕。文章指出,多位眼科医生不认可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白内障防治功效”,其广告语误导消费者,且许多消费者出现并发症、延误治疗等情况。

  紧接着,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师冀连梅发文直击匹多莫德。匹多莫德是儿科、耳鼻喉科和皮肤科医生们的宠儿。在这三个科室就医的孩子,几乎每人手里的药单上都有匹多莫德。冀连梅估计匹多莫德2016年的销售总额会达到40亿元。

  匹多莫德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还缺乏高质量、可靠的临床研究证实。目前仅在中国、韩国、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上市多年,没有被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上市。

  在冀连梅开撕匹多莫德的第二天,谭秦东向用了67种中药药材的“鸿茅药酒”开火,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论述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不过,在2018年1月10日,他被内蒙古凉城警方带走,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此事被媒体披露后,引发汹汹民意。

  民间揭露“神药”只是一种舆论监督。在科普作家方舟子看来,能起到两方面的作用,一是帮助公众提高识别能力,减少“神药”的市场;二是形成舆论的压力迫使监管部门有所作为。

  民间的围剿,或多或少确实引出官方回应。药监主管机构督促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上报评价结果,且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决定对匹多莫德制剂的说明书进行修订,并要求在3岁以下儿童中禁用该药;责成鸿茅药酒加强不良反应监测,汇总近五年来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并提交报告等。

  不过,李林认为,“全民剿药”不是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的正常生态。更何况中国的“神药”数量,远多于近期揭批的这几个。

  为医务工作者提供服务的APP医库在2017年12月曾推出一个“中国神药排行榜”。排名前十的“神药”有醒脑静注射液、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和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GM1)等。被吊打的上述几款“神药”均未入围这个榜单前十。

  医库CEO涂宏钢告诉《财经》(博客,微博)记者,为确保榜单不受干预,投票全部由认证医生完成,并且在发布时进行隐私保护,“少数人认定可能会有偏差,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数据开始逐渐修正为比较真实的”。数据显示,有2000人参与此次投票。

  在这份“神药排行榜”上,生物制品和中成药是“神药”的重灾区。方舟子分析,这些“神药”分别满足了消费者的两种心态:一种是对传统的迷信,另一种是对最新高科技的推崇。特别是中成药,功能主治本来就含糊,例如“补气”“补血”,怎么说都可以,容易包装成包治百病。

  有医药界人士总结出“神药”的特征:主要或者仅在中国市场销售;缺乏证明其安全、有效的循证医学证据,或者存在虚假证据;适应症极其广泛,或者夸大治疗效果;通过大量投放广告或在医院开展营销,销售额达数亿乃至数十亿元。

  “神药”的炼成

  从时间线看,绝大多数“神药”在2006年以前即拿到批准文号。追问“神药”是如何炼成的,有必要回溯中国现代制药(600420,股吧)业的发展历程。

  1998年是条重要的分界线。这一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中国药品监管进入了政府设立专门部门实施监管模式。此次机构改革的目标,是扭转当时非常混乱的药品市场局面。

  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宋华琳告诉《财经》记者,1998年以前,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具有药品审批权,由于各地的标准不一致,药品质量上参差不齐,存在一定的风险。鸿茅药酒就是在1992年,由原内蒙古卫生厅批准注册。

  2001年12月1日,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生效后,全面废止地方药品标准,统一上升为国家标准。然而,在地标升国标过程中,出现各种乱象,已经在市面上的药品,不需要经过临床试验就能通过审批;很多品种的功能主治非常宽泛,属于“万金油”。相当多疗效不确切的“神药”就此混入国人的药箱。

  在那个特殊时期,很多试验数据都是拼凑出来的。“药企研发部门三五个人,编数据,一申报,就批了。”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的创始人史立臣告诉《财经》记者。

猜你喜欢
百度广告代码
网友评论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1200*90

网站简介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中国济南网 www.jnxxmj.com.cn 邮箱:sunwsvip@163.com

Copyright © 2016-2026 JNXXMJ.COM.CN 中国济南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4035061号-1